时光网讯  2020年11月5日,由李慧兴担任制片人,袁哲监制,张恒执导,孙嘉浚、蒋涛、郭一扬、杨甜、张楚文、邢昀等主演的13集古风志怪单元网络微短剧《不思异:山野》,于浙江金华横店影视城正式开机。

      本剧导演张恒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其代表作《起死回生》获第一届樱花电影金奖,《礼物》获第十七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实验短片奖。制片人李慧兴曾制作《大明宫》《复活的军团》《圆明园》《玄奘大师》等多部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

姚训琪建议,政府应回归本质,“办好老百姓家门口的学校。”要达到教育均衡,需要三方面的实现:生源均衡、教师队伍均衡、管理水平均衡。“办好家门口的学校,是指学校至少不差、老百姓能接受,师资均衡、校长管理水平均衡,不同的孩子都有机会得到适合他的教育。”姚训琪认为,要做到这一点,政府应加大基础教育投入让更多优秀的人才愿意进入教育行业,给予学校和校长更多的自主权,让学校有能力为不同的孩子提供个性化的课程和教学。

建议二: 办好老百姓家门口的学校

《不思异:山野》导演张恒

以深圳的初中生综合素质评价为例,在省政协委员、华南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附属中学校长姚训琪看来,综评是好事,引入综合、多元的评价系统,逐渐改变“唯分数论”,后来家长有不同意见,政策作出了一些调整。姚训琪认为,教育政策应该符合教育规律,教育部门应有教育定力,“一个政策,是不是遵循学生的成长规律?是不是遵循办学规律?如果符合这两点,就应坚持。”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影视生态的演变,网络微短剧应运而生并被纳入监管。不思异TV作为幻想悬疑微短剧品牌,其微短剧作品《不思异:录像》《不思异:电台》《不思异:辞典》为国内有代表性的原创悬疑微短剧。

2019年的减负政策,从晚9点做不完作业可以睡觉、禁止老师在手机上布置作业、中考取消考试大纲,到施行综合素质评价、公民同招等政策,都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有的政策引发家长焦虑,客观结果是将孩子推向补习机构,增加了学生负担。

《不思异:山野》开机现场

建议一: 严格执法、严格处罚

教育政策: 需有教育定力

《不思异:山野》概念海报

一个政策,不同角度、不同利益群体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但是,教育政策是面向学生整体,立足于国家的人才战略、对下一代的培养理念、使用怎样的人才选拔机制。

      据悉,作为不思异TV的最新作品,《不思异:山野》不同于其以往出品的都市怪谈类内容,而是选择了讲述古风志怪故事。对此,监制袁哲表示,本次联合李慧兴制片人和张恒导演进行全新的尝试,希望用这个项目探索中式幻想美学,打造新派古风志怪内容类型,同时丰富不思异系列的剧集品类。

      据悉,《不思异:山野》共13集,每集10分钟左右,预计将于2021年上线。《不思异:山野》从《续墨客挥犀》《醉茶志怪》《子不语》《笑林广记》《阅微草堂笔记》等古典小说中选取了极具中国文化特色和中式审美趣味的志怪故事作为基础,将打造不同于当前主流古装网剧的精品内容。

当然,保持“教育定力”的前提,是政策的科学性。

邓静红委员建议,建立专门的教育行政执法机构。同时,明晰并扩大教育行政执法的职责范围。采用“刚柔并济”的教育行政执法方式,逐步丰富教育行政执法的执法职能和方式,转变目前以教育行政处罚、行政许可等刚性执法方式为主的执法状况。积极探索和运用行政合同、行政调解、行政指导、行政奖励等柔性执法方式,促进教育管理方式的创新和优化。

省政协委员、广东华侨中学校长李子良以小升初政策为例,指出一些教育政策如果能够得到严格执行,本应能消解家长焦虑、为学生减负。“教育部明文规定:所有公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都要严格遵守义务教育免试入学规定。但这一政策并没有被严格执行,各种以游学、研学名义进行的面试、测试愈演愈烈。”

“减负”这件事,中国教育界喊了30年,减过十几次,往往却是越减越重。13日,广东省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上,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多位身为校长或教育专家的委员,给减负开“药方”。

省政协委员、广州市教育评估和教师继续教育指导中心主任邓静红也指出,教育系统存在教育政策执法不严,违法成本低的问题,在实践中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教育行政执法的不作为,对民办教育则长期缺乏监管,遇到上级查办的要求,搞“运动式”执法。

李子良委员建议,教育部门严格执法,严格执行教育部免试、就近入学等规定;严格处罚,发现一家严惩一家。

因此,“政策出台前,应征求各方观点,各利益方充分表达诉求、社会充分讨论。”例如广州市中考体育提升考试标准,先出征求意见稿,最终达成3年缓冲期,让各方都容易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