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证监会官网显示,上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银基金”)原高管团队集体申报的新公司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景泽基金”),目前处于中止审查阶段。这似乎宣告了新公司计划的“搁浅”,但业界认为,中止审查是正常的监管审批程序,之后也可能恢复审查。

对于景泽基金中止审查的情况,《华夏时报》记者3月4日联系到发起人上银基金全资子公司上银瑞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瑞金资本”)的董事长王素文,以及上银基金基金经理倪侃,被告知“没有任何信息可以透露的”。

九位发起人中,倪侃作为现任基金经理,也颇受市场关注。在上银基金内部培养的基金经理中,倪侃无疑是骨干,其管理的两只基金是上银基金规模最大的两只非货基产品。iFunD数据显示,截至3月5日,上银中债1-3年农发行债券指数规模达82.44亿元,上银慧添利债券规模达70.71亿元。

iFu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5日,上银基金以600亿元的资管规模,在140家基金公司中排第49位;非货币基金资产规模为308亿元,排第54位。

而事实上,九位发起人自去年起就在为新公司做筹备。景泽基金发起人的原班人马,早在2020年1月8日就创立了上海景泽春秋富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中五人的持股比例均为14.28%,李永飞作为法人,持股比例最低,仅为0.29%。

1986年远赴意大利罗马的华侨徐雪芬在2017年第一次回到故乡青田,与自己的意大利侄子Cristiano在青田县油竹街道建了一家意大利冰淇淋工厂。

2019年6月,景泽基金开始舆论发酵。不久后,李永飞于2019年7月18日从上银基金离职,卸任了总经理、董事等多个职位。而同一时间,有着上银基金大股东上海银行履历背景的刘小鹏、衣宏伟正式履新上银基金总经理、副总经理。

徐雪芬带着自家冰淇淋品牌参加冰淇淋博览会 徐雪芬 摄

此前,这一片本已“废弃”多年的砖窑,被意大利华侨、青都乐园项目负责人陈凤岗“相中”并买去。“在欧洲,我看到了许多酒吧都是建于改造过的废旧建筑中的,因此我也想把老家的砖窑大变身,充分利用起来。”陈凤岗说。

砖窑酒吧 应欣睿 摄

继李永飞之后,史振生于2019年10月18日从督察长转任首席信息官,同时,督察长由时任总经理刘小鹏代任。直到2020年1月7日,星石投资原副总经理王玲履新督察长。

实际上,景泽基金的九位发起人,自去年起就在为新公司做筹备。据天眼查信息,这九个原班人马,早在2020年1月就创立了上海景泽春秋富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经营范围是企业管理和商务信息咨询,而其中五人的持股比例均为14.28%,李永飞作为法人,持股比例最低,仅为0.29%。

在侨乡青田,除了该乐园之外,华侨投身乡村振兴的典范处处可见。

以华侨的创新产业带动乡村振兴,在青田正成为一种常态。

自然人申报公募基金公司,已不再是新鲜事。“个人系”基金公司已有17家,包括睿远基金、鹏扬基金、汇安基金、凯石基金、博道基金等等。其中,东证资管原董事长陈光明创立了睿远基金,其发起的第二只明星产品单日销售1223亿元,刷新了公募基金的销售纪录,一时“风头无两”。

青都乐园真人桌上足球 黄慧 摄

债基货基“两条腿”走路

如今,蒸汽小火车、呐喊喷泉、贵族植物迷宫等大大小小30多个项目都在这个乐园成真。让当地人不出国门,便可享受欧洲风情的玩乐。

在2019年的“深改12条”中,监管层提出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个方面重点任务,其中包括推动公募机构大力发展权益类基金。而对债基、货基“两条腿”走路的上银基金来说,挑战似乎更大。

记者查阅基金从业人员信息后了解到,截至2020年3月5日,栾卉燕、郑清丽、杨锴、倪侃、史振生五人仍在上银基金任职。据天眼查,王素文仍是瑞金资本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

据公开信息,景泽基金于2019年4月4日申请设立, 9位自然人分别为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

iFunD数据显示,上银基金的公募基金规模在2015年增长迅速,从数十亿规模成长为435.53亿元。但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却增长乏力,2019年的资产总规模比上年下降了超100亿元。2017年底至2019年底,上银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分别为559.88亿元、723.61亿元、592.29亿元;非货币基金资产规模分别为109.51亿元、183.18亿元、300.23亿元。

其侄子Cristiano说,自己被中国不断涌现的市场机会和优惠的政策所吸引,希望能够和姑姑当年一样,远赴他乡,追寻自己的创业梦想。

上银基金是沪上一家中型银行系公募基金公司,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3亿元,股东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银行”)和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0%、10%。

值得注意的是,史振生曾在2017年3月3日从上银基金副总经理离任,并接任汪天光的督察长一职;而同一时间,汪天光则由督察长转任副总经理。同年,王素文也于2017年6月23日从副总经理一职离任。

作为自然人发起设立的新公司,景泽基金“未设先火”。不仅因为公募基金人士在职申报新的同业公司,更是由于在9位发起人中,7人是上银基金或子公司的时任高管、核心成员。

对于景泽基金一事,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职集体申报新公司,且与在职公司没有股权关系,是比较罕见的现象;业界比较一致地反对这种做法。甚至认为,即便新基金公司成立了,可能也不好开展业务,毕竟资管行业太看中职业操守了。

即使在被市场质疑职业操守的前提下,上银基金在职员工仍然集体申报新公司,是否与上银基金内部管理存在一定关系?以及,上银基金对景泽基金中止审查抱有什么态度?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询问上银基金相关人士,对方表示自己已经转岗。

上银基金的副总经理“最不好当”,今年以来,又有两位副总密集离任。2020年1月17日,黄言离任副总经理。2020年2月21日,李湧离任副总经理,而距离其入职才不到半年。据了解,李湧有着多年公募基金从业经验,曾履任汇添富基金、鑫元基金、天同基金。

青田县委副书记陈铭说,青田把产业兴旺作为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除了结合侨乡特色把海外优秀产业资源引进来,还为当地农产品搭建起通往海外市场的桥梁,目前已打造海外专柜60个,入驻农产品1000余种,出口贸易额达1965万美元。(完)

截至3月5日,倪侃名下管理的基金共有5只,其中,上银慧永利中短期债券在2020年2月27日才成立,规模2.2亿元。

反观上银基金,在去年公募基金赚得“盆满钵满”的情况下,上银基金却规模下行。iFu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上银基金总资产管理规模为592.29亿元,比上年下降了100多亿元。其中货基比上年底减少约250亿元,此外债券基金“挑大梁”,规模达291.70亿元。

走入乐园,在高耸的烟囱旁,砖窑城堡酒吧尤为引人注目,这便是中国特色砖窑与欧洲特色酒吧碰撞的产物。

景泽基金的九位发起人

现如今,两代人携手打造的意大利冰淇淋品牌在青田、丽水地区广受好评,在浙江地区已开了不少分店。

“30多年前刚出国的时候,我们这一代的华侨觉得外国的营商环境特别好,但是现在中国涌现了更多的机会,回国成了常态。”徐雪芬说。

上银基金没有股票型基金,主要是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iFu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货币市场基金仅有292.05亿元,比上年底减少约250亿元。在货基规模下行的情况下,债券基金独“挑大梁”。截至2019年底,在300.23亿非货币基金资产规模中,债券基金就有291.70亿元,占比高达97%。

在2019年4月,李永飞时任上银基金的总经理,王素文是上银基金全资子公司瑞金资本董事长兼总经理,史振生时任上银基金的督察长,倪侃是基金经理。

除了砖窑酒吧,欧洲风情在这个乐园随处可见。其中,乐园内的“无动力设施”成为了亮点。据介绍,这里的许多设备是从欧洲直接采购,并聘请欧洲的工匠来此地进行专门定制。

而倪侃管理时间最长的是上银聚鸿益三个月定开债券发起式基金。截至3月5日,该基金规模为25.54亿元,任职期间年化回报为6.59%,高过同期同类基金的平均收益。此外,倪侃任职超过一年的基金还包括上银慧添利债券、上银慧祥利债券A,规模分别为70.71亿元、2.05亿元,任职期间年化回报分别为6.64%、2.66%。

徐雪芬的意大利丈夫是其家乡著名的冰淇淋制造世家,因此,徐雪芬在回国的时候也将当地的冰淇淋工艺带了家乡,结合青田特产,制造出了杨梅冰淇淋等青田特色口味,并开了多家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