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父爱如山倒”当一个懂育儿的“暖爸”

日前,在一档亲子真人秀节目中,知名演员杨烁因为对儿子近乎严苛的教育方式,引发了大批网友的口诛笔伐,甚至被骂上了热搜。面对潮水般的批评,杨烁发文表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向妻子表示“洗衣板在邮寄的路上,跪多久你帮儿子拿个主意。”

抗击疫情,共克时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旷视应急项目组和研发团队仍将坚守在抗疫后方,快速推进AI测温系统的落地应用,以及疫情防控所需新产品的开发上线,坚持AI向善,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助力有关部门控制疫情蔓延,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爸爸意识到陪伴的重要性。

同时,由各区组织农业龙头企业、农村专业合作社、种植基地直供小区,由街道、社区组织居民集中订购,实现“无接触式”配送。组织中心城区和新城区结对子,由新城区组织爱心菜,直供中心城区老旧社区、困难群众和低收入群体集中社区,再由相关区组织街道和社区人员送菜上门。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截至2月9日24时,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累计确诊超过4万例,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再加上全国范围内均出现了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保障紧缺的情况,尤其是疫情严重的武汉及周边城市的上百家医院均表示医疗物资紧缺。虽然在全国动员的基础上,部分生产医疗物资的厂家紧急复工,但疫情不等人,医疗物资的紧缺将给一线疫情的防控带来阻碍。

场景一:在高原地区,孩子下车慢了一点,杨烁冲儿子大吼一声“快点!”孩子跟杨烁走的方向不一致,他就勒令孩子重走一遍。孩子走路有点内八,杨烁也让孩子重走一遍。

为了全力支援这场战“疫”,旷视在春节期间发动企业及员工的力量筹集疫情防控所需的医疗物资,为前线疫情防控添砖加瓦。据旷视方面信息显示,截止2月10日,旷视员工及供应链已累计筹集10万余只符合国家医疗防疫标准的N95口罩,并发往湖北等抗疫一线,以AI企业的力量全力抗击疫情。

“过去出名的几个都‘进去’了,晚上喝酒打架的人都少了。”

分析:杨烁对儿子的冷漠、粗暴、强硬以及冷嘲热讽,他认为这样就能让儿子变得坚强起来,但事实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孩子只会往父亲期待的反方向发展。孩子走路内八,作为父亲,可以顺势跟孩子玩螃蟹赛跑或者鸭子赛跑,然后说:“儿子你学得真像,你这样走太可爱了。”多玩几次,创造情景,让孩子有意识脚尖朝外,帮助孩子把正确的走路姿势跟愉快的情绪建立联结,以后孩子走路就会有意识走正确,这走路姿势就可以纠正过来了。

来到村委会门口,村委会主任张玉林迎了出来。开展扫黑除恶,他是参与者更是受益者。4年前,张玉林想竞选村委会主任,结果竞选时原村委会主任王保平带来几车人,连威胁带恐吓,张玉林无奈之下只能放弃。

作为一名心理老师,肖冬梅认为,现时的杨烁不需要观众对他的指责与评判,他需要被“看见”。杨烁在接到这个通告时,内心会怎么想?作为知名艺人,应该很清楚这种亲子真人秀的拍摄与剪辑,把自己24小时暴露在镜头下,每对父子的亲子关系、育儿方式展露无遗。他也许在答应之前,内心有过很大的犹豫与挣扎,但他最终参加拍摄,或许是他潜意识里就渴望自己被看到。渴望自己曾经遭受的委屈、愤怒、憋屈被他人看见。在访谈中,杨烁提到,父亲对他从小打到大,打他的方式都能把父亲关起来。

武汉市要求,各区层层压实属地责任,持续加大宣传发动,积极强化组织引导,不断摸索创新配送和团购方式,力保辖区居民生活必需品正常供给。商务、农业和交通部门协调做好相关货源的组织、统筹和调运;市场监管部门依法做好社区团购和集中配送产品的质量监管;物价部门做好社区团购和集中配送商品的价格监管。

从机场到市区大约半小时的车程,路上扫黑除恶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如今在通辽说起扫黑除恶已经无人不知,老百姓茶余饭后甚至还会聊聊案子。

“经公安机关侦查,以关成志、关宇东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称霸一方、欺压百姓;以开设赌场、高利转贷、非法圈地占地、暴力讨债等方式聚敛钱财;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公安机关现面向社会公开征集关成志、关宇东等人违法犯罪线索,望广大受害人、

“王保平如愿以偿当上村委会主任后,更加肆无忌惮,非法采砂、侵吞集体财产,村民们敢怒不敢言,谁提意见就收拾谁。”回忆起过去那段日子,张玉林无奈地直摇头。

扫黑除恶群众知晓度如何、满意度怎样,不能只看城市,更要看农村。记者乘车来到通辽市西六方村,村子不大、人也不多,几乎每走上几步就能看到扫黑除恶的标语。

其实杨烁是爱儿子的,许多做法的出发点也是好的,比如希望孩子养成雷厉风行(催促孩子快一点)、自觉自律、不给他人添麻烦的习惯,希望孩子有好的形体和精气神(纠正孩子内八),希望孩子学会为选择负责(对于5号房的选择)等。然而,由于没有学习科学的育儿理念加上童年阴影,杨烁硬生生把“父爱如山”变成了“父爱如山倒”。如何科学带娃,专家给父母来支招。

一年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刚一开始,王保平就因为参加黑社会组织等多项罪名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这让整个村都拍手称快。

截至11月30日,通辽市共接收到涉黑涉恶类案件线索7218件,办结5920件,办结率82.02%。其中,2018年案件线索1545件,基本全部办结。

杨烁可以对儿子说:“没事,我们是男子汉,这点路不算什么。”这句话表达的是接纳、鼓励,去冲淡孩子的沮丧,并告诉孩子,既然选择了,我们就接受吧。接着说:“谢谢你让我可以一边走一边欣赏美丽的风景,不知道上面会不会有惊喜呢?”这两句话,比第一句话更进一层,不仅表示接受,还是愉快地接受,把消极情绪变成积极情绪。而对惊喜的憧憬,也会让孩子对生活充满好奇。

肖冬梅举例说, 如果发现孩子眼睛在盯着某种东西,如果爸爸也关注到了,那么在孩子开口之前,爸爸先就这个东西与孩子展开讨论,孩子就会意识到,爸爸是和他在一起的,有关注他心里的想法、感受,就会感到非常满足。

如今,阴霾已经散去,西六方村村民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

该专业下设在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修业年限为4年,学生毕业将被授予工学学士学位。据悉,此次新增设“环境生态工程”专业后,南开大学现有本科专业增至93个,覆盖文理工医等12个学科门类。

事实上,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爸爸意识到陪伴的重要性。在广州,甚至有不少小学班级的家委会,都是爸爸们挑大梁。在育儿的过程中,爸爸不再是辅助或者可有可无的角色。为了鼓励更多的爸爸积极参与育儿,黄埔区新港小学还定期开展了“爸爸进课堂”活动,让爸爸们走进学校,成为导师,给孩子们讲课。爸爸们的课题五花八门,安全知识、生活常识、科技科普、艺术历史、故事道理,应有尽有。一方面,让爸爸了解孩子在学校的成长状态;另一方面,也让孩子从另一个角度认识爸爸,崇拜爸爸。校长温丽珍告诉记者,爸爸进课堂活动从2013年开始,已经坚持了6年。

越来越多爸爸参与育儿

分析:杨烁确实不太知道如何跟孩子沟通。比如坐飞机时,正是亲子好时光,在小小的空间里,无法走动,最适合说心里话了,儿子平时与小伙伴相处时受到的委屈、难受、愤愤不平,这时都可以对爸爸说,可杨烁却把这个时间变成了儿子的知识水平测试,比如选房时,儿子选了自己的幸运数字5,但5号房是海拔最高,距离最远的。

童年的委屈渴望被看见

本报通辽(内蒙古)12月26日电

正是这样的力度让群众看到了中央除恶务尽的决心,顾虑消除了,举报线索源源不断涌来。

过去一年,通辽市先后破获“3·06”刘天宝、“7·20”薛光辉、“5·16”刘文杰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一举打掉长期盘踞在通辽的多个涉黑社会性质组织。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晓星

在此次抗疫中,除了以企业力量筹集医疗物资外,旷视也积极运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力量,支援一线防疫工作。如为了应对城市返工大潮,辅助城市管理进行疫情防控工作,旷视在春节期间调集了近百人的研发团队,紧急上线AI测温系统,并已在海淀区多个试点投入使用。同时,旷视还在推进有测温功能的门禁系统和面板机研发,希望帮助企业、园区、一线定点医院优化体温异常人员的排查,实现高效率、高质量、更安全的疫情防控。

事实上,旷视一直呼吁“行正则至远,AI向善,行胜于言”,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以及企业的力量并为社会的管理与运行提供助力,提升大众的生活水平与质量,并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基于企业发展和技术力量反哺社会。

“一开始的动员还是遇到一些困难。爸爸们都以工作忙为由,不太愿意来。”曾经有一个爸爸,本来已经答应要给孩子们上课了,结果因为工作原因,临时变卦。后来班主任急了,就给孩子“支招”:“你回去跟你爸爸撒撒娇,必要时挤几滴眼泪嘛!”后来,这位爸爸还是被孩子拉来了。“其实孩子是非常渴望爸爸能来学校的,如果爸爸能上去讲课,他们就更感到骄傲了。”温丽珍说,曾经有孩子告诉老师,因为爸爸要来学校当“老师”,他前一个晚上激动得睡不着觉。“温丽珍说,孩子非常渴望父亲能够陪伴他成长,希望爸爸们都能关注到孩子的这一内心需求。让人高兴的是,如今“爸爸进课堂”的报名情况一年比一年好,从最初的“动员”到现在“爆棚”,体现出爸爸们育儿理念的不断进步。讲完课后,爸爸们还会参与“爸爸论坛”,分享为人父亲的经验以及孩子的成长故事。

肖冬梅表示,对于许多爸爸来说,工作忙,陪伴孩子的时间少是客观现实,但父母对孩子的陪伴,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陪伴的质量。“没什么时间陪孩子的爸爸们,只要在陪伴孩子的时候,是全身心的,有用心关注内心需求的,哪怕时间很短,这种陪伴也是有效的,成功的,比那些坐在孩子旁边半天,眼睛却一直盯着手机,心不在焉的陪伴强得多。”

“留住”“二肥”“三光”“关大刀”……这些涉黑人员的绰号曾让通辽人谈虎色变,他们的落网让扫黑除恶工作家喻户晓、深入人心。

场景二:选房子阶段,孩子选了5号房,杨烁想选1号。往5号房走的时候,因为路程最远,杨烁就一路说道:“五不是你的幸运数字么?太棒了!”他还规定儿子必须比自己先进门槛,不然的话,就要返回村口再走一遍。

“扫黑除恶是一场人民战争,我们通过成果展示、政策解读、案例分析、警示教育等多种形式,形成强大的宣传合力,让扫黑除恶宣传进农村牧区、进城镇社区、进机关单位、进公共场所,全力营造全党动员、全社会知晓、全民参与的扫黑除恶氛围。”通辽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杜汇良介绍说,截至2019年11月30日,通辽市公安机关共破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11件,打掉恶势力犯罪集团14个、恶势力犯罪团伙10个、其他涉恶团伙85个。

“听说了没,好像又有一个涉黑人员被抓了。”

这或许是杨烁宁愿背着掉粉、挨骂的危险,也要上节目的原因。一个人的内心一直不被看见,便会感觉进入“绝境”,孤独而绝望,再多的物质也无法弥补。对于儿子,杨烁不是不想温柔,而是他没能力温柔。他自己就很少从父亲身上获得过温柔,他又如何有能力给到自己的孩子?

鼓励引导各大商超转变经营模式,灵活推出社区团购生活物资套餐。由街道、社区组织开展代购,错峰到商超集中统一采购,及时配送发放到社区居民。武汉市商务局会同高德地图推出了附近商超搜索功能,用户可通过高德地图输入、搜索关键词“武汉超市”,查找、联系社区附近相关超市门店。

对于那些迫不得已经常出差在外的爸爸也不要太焦虑,陪伴重在心与心的交流,如果爸爸能及时“看见孩子内心的感受”,孩子就会感觉到父亲离他很近很近。此时最好能用视频与孩子交流,从而更有效地捕捉孩子的表情,了解他们的内心需求。

前两年,70多岁的村民贾先生因为不满王保平的行为,说了几句公道话,不仅家里玻璃被砸,人也被打伤送进医院,花了一万多元医药费。

节目中的这一两句话看似为自己辩解,实则在表达对老父亲的控诉,他在呐喊:你们看到我的伤痛了吗?你们看到我的委屈和愤怒了吗?一个14岁还被父亲打到椅子散架,最终离家出走的男孩,在他成年后,他其实渴望父亲能看到他内心的伤痛,渴望父亲能对他说一句:“对不起,儿子,你受委屈了!”如果得不到父亲的道歉,他内心的委屈、愤怒就一直都在,并且将渴求转向外界,渴望自己的委屈、愤怒被其他人看见、理解。

爸爸们应该如何才能在严与爱之间取得平衡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天河第一小学心理科组长肖冬梅老师,针对杨烁带娃过程中被吐槽得最多的几个场景,给出具体的建议。

现在的杨烁在渴求被“看见”前,他先要“看见”自己老父亲的局限以及老父亲“爱儿子”已经“拼尽全力”,需要的是他能谅解他的父亲,彻底原谅父亲,然后,他自然就有能力温柔地对待儿子了。父爱如山也如树,因为父爱是会生长的,杨烁在屏幕上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众,这对儿子本身就是很好的榜样作用。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北京飞往内蒙古通辽市,刚下飞机就听到前面两人议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