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经济说饭圈“代拍”,绝美图片背后的隐秘生意

生意两端:一手卖图赚钱,一手买图保流量

赵珂(化名)是一名大四学生,为了给追星“回血”,揽过两年的“代拍”业务。主阵地是北京机场以及各种活动现场,拍自家爱豆的同时,顺便拍别人卖。“代拍”真的能赚钱吗?

“代友收今晚XX甜蜜同框图,带预览私” “接1.15XX关内到达出发dp” “出XX重庆签售图”,诸如此类的需求在“代拍”群里接连不断,一个500人的微信“代拍”群里一天可发布700多条“需求”信息。

我们的费用控制也是严格的,所以不是一下子铺开,实施的是渐进式的投入,就是有机会,增加更多投入,再有更多机会,再增加投入。 

一位经纪人说,作为明星,必须要维持一定的曝光度和热度,出席必要的活动,保证图片的不断产出。“自家明星不红,没有狂热的粉丝和“代拍”,我还特地请摄影师来拍机场图,连后援会的站子也是自己一手组建起来的。”

1月12日凌晨2时多,结束微博之夜的某明星被一群人围堵在机场电梯扶手处,难以通行。围堵他的不是真正的粉丝,而是以售卖明星照片获利的“代拍”。“代拍”活跃在机场、红毯等明星常出没的地方,拍摄明星照片卖给无法到达现场的站子(明星的微博个站、贴吧、网站等,为明星打榜投票、组织应援)或粉丝。

如果不算上“怼脸拍”、跟私人行程等可能干扰爱豆正常生活的拍摄,一些粉丝并未十分排斥“代拍”,他们看中了“代拍”的工具性。重要活动场合,“代拍”可以“双卡WiFi直传”,在流量与颜值的实时比拼下,助力爱豆脱颖而出,也为自己的站子增加关注度。有时,“代拍”也成为恶意竞争的工具,如果是几个流量相当的明星,有大粉或站子会雇“代拍”探入私人空间,抓取他人黑料制造舆论劣势。

近年来,制造偶像的综艺节目井喷,在流水线上生产出的明星,最终谁会火仿佛押一场赌注。粉丝在赌,“代拍”也在赌。

“最厉害的图自己留着。自己留着才能产出更多,图卖了就是卖了,不会再有后续利益了。”有站姐透露,“代拍”可以自己加工图片,将留存的“绝美”图片做“pb”(写真集,“photo book”的缩写)、台历,“什么东西都能做”。

图卖出去后,赵珂有时还会刷该明星的超话,看谁发了自己的图。这种观察是双向的,交易得多了,买图者也总结出一家“代拍”常用的角度和拍摄风格,形成稳定的买卖关系。据她介绍,向她买图的人大多是大粉和刷存在感的散粉。

隐秘行业:“信任容易建立,更容易坍塌”

“中方对乌克兰客机坠毁这起悲剧的发生感到痛心,我们对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对遇难者的家属表示诚挚慰问。”耿爽说。

Q:海康一直提到从安全管理到效率提升,其实这对于公司能力要求的提升还是很大的,目前海康走到了哪一步?

近日,因不顾秩序、肢体冲突甚至导致飞机延误,不少明星就“代拍”在机场的恶劣表现屡次公开发声,让“代拍”这一角色从摄像机的背后走到台前。

薛冰说,疫情发生后,巴新政府和人民给予中国极大支持。马拉佩总理向习近平主席致信表示慰问,巴新卫生部长等政要录制支持中国视频,今天努姆省长又代表东高地省政府慷慨解囊,以实际行动支持中国抗击疫情,我们对此表示衷心感谢。薛冰表示,中国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既彻底战胜疫情,又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

赵珂的生意代表了一类“代拍”,在另外的交易中,“代拍”的角色和站姐分不开。《2019中国站姐运营白皮书》将站姐称作站子等粉丝组织的管理者,站姐内部可分化为策划、文案、美工、财务等小组,还有专门去前线跟拍爱豆的站姐;而在韩国娱乐圈,站姐则直接指代拿着高级相机拍摄偶像的人群。

在AI落地的过程中,海康威视严格控制费用,实行渐进式投入。

此外,公司产品丰富、经销商数量多,依靠邮件和口头沟通效率过低,云商平台可以使信息传递更为高效、便捷。

关于AI落地,海康威视相关负责人提到,AI在工业企业的拓展还处于投入阶段,因为产品应用面比较宽,在向各个领域投入的过程中需要足够的人力资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对我们来说,节奏上最好比别人只早半步,最好势头起来了,产品也准备好了,订单也进来了。 如果比别人早一步两步,领先的很多,在市场上开拓了很久,费用也花了很多,但是迟迟不见市场放量,这种感受是很差的。

Q:目前,AI在PBG层面需求确实很旺盛,但是在EBG层面好像落地速度不尽人意,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据统计全国有超过 70 万个工地,工地实名制,运用智能算法对工人身份进行识别,其中也对是否佩戴安全帽进行识别,一方面是安全管理的需求,另一方面是提升管理效率的需求,这两者的界限没有那么的清晰。

 关于云商平台,还有很多细致的工作要做。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所以我们内部也做了大量的培训、沟通,包括EBG、PBG的行销下沉,做大量细致而务实的工作,这些可能是企业经营不太为外部所知,但同时又特别重要的内容。

提升效率的需求一定程度上加速了 AI 业务的发展,现在的工地管理完全不是过去那种手动登记、人盯人的管理。像这样的应用,应该会越来越多。

A:渠道业务可以做的很容易,找好经销商,把产品卖给经销商就好,这是一种做法。渠道也可以做得很深,不仅把货卖给经销商,同时也关心经销商花多长时间把货卖出去,卖给谁,下游是谁?是二级经销商还是用户?

Q:之前海康整个渠道市场的下沉做得很好,最近一年海康在渠道推云商平台的理念和方式是对既有的合作方式有一定程度的改变,对合作伙伴的要求也在提升,这种推广会有哪些具体的难度?又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去推云商平台?对公司在收入或者经济上会有什么样的回报?另外,整个推进要出比较明显的效果需要多长时间? 

一名“代拍”在明星聚集的微博之夜现场发的朋友圈。

耿爽指出,中方注意到有关方面已就此事保持沟通,希望这一事件能够得到妥善的处置,避免局势进一步复杂化。(完)

产业延伸:往前触碰隐私,往后贩卖周边

A: 我目前的了解是 AI 在工业企业的拓展还是在投入阶段,因为产品应用面比较宽,在各个领域都要投入足够的人力资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这个解决方案也不仅是过去那种大的行业方案,还需要结合用户的实际情况,这种方案的颗粒度做到什么程度,哪些作为我们的基线方案,哪些是定制方案,我们不断地在这个产业当中去摸索,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最佳的投入产出的平衡,所以这个事情应该说一直都在路上。 

所以这是一个节奏的问题,我们控制节奏,从产品、技术各方面看,我们对自己还是有信心。

用户又分别处于哪些行业,是怎么来应用这些产品的,对产品的感受如何等等。要把经销的渠道做扎实,必须一步一步推进、深入。

以下是调研全文,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作了不改变原意的整理与编辑:

端着专业相机的人一部分是职业“代拍”,一部分只是“顺便”。曾痴迷在上海机场与各大明星合影而走红的“虹桥一姐”在微博置顶中写道:“如果你想看哪个爱豆(idol,意为偶像)照片可以跟我说,没有追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据一名资深粉丝透露,作为职业“代拍”的虹桥一姐,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专门团队。

“饭圈(粉丝群体组成的圈子),信任是第一位的,信任很容易建立,但更容易坍塌”,在饭圈这个相对封闭的圈子里,“代拍”身处更隐秘的私人交易圈层,受到的规范甚少。“代拍”“携款跑路”怎么办?跟拍私人行程是否合法?扰乱公共秩序如何处理?自制、售卖明星写真集等周边是否应该被纳入出版发行的约束中?

A:现在确实是处于星星之火的状态,我们 EBG 在跟各个行业的头部用户进行业务合作,从房地产、各类能源企业、智能楼宇、园区等等,维度特别的丰富,同时又特别的分散,也比较难看到某一类业务一旦展开后,就形成只需要复制就能开展的模式,这是行业的一个真实状态,就是非常碎片化。 

我们在去年的年报当中提到,我们基本完成了统一软件架构平台的搭建,也把我们的数据架构和计算架构都考虑清楚了,这些真正决定我们战略走向的问题上,我们都已经想明白了。

图片意味着什么?不仅要让粉丝看到,也要让金主看到,作为KOL(关键意见领袖)的爱豆图片博主,发图更是使命所在。

而站姐代表站子买的图,价格往往要高出一个等级,一张图就要数百元,对图片质量也要求更高,因而并非量产。购买的图片不仅会发布在站子里,也会被用于制作海报等应援物。

Q: AI 用在工业企业部门,最大的门槛和瓶颈是什么?是效果不够好,还是成本不下来?还是应用的定制方案比较强,无法与扩展速度相平衡? 

像工地实名制,一定程度上还是偏向于安全管理的需求,但是它又包含了强烈的效率提升需求。因为工地中干活的民工数量多,靠几个人把一个工地中几百上千人管好很难。

有记者问,伊朗军方承认非故意击落了失事的乌克兰客机,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冲击着这个圈子,代拍行业需要变得通透些。否则,看起来耀眼美好的天使图片的背后,或许隐藏着利用天使的魔鬼。

现在全国有很多的经销商,若靠人工来管理、沟通,就太复杂了,所以这是云商平台产生的原因。 另一方面,海康的产品比较丰富,经销商也多,靠邮件、口头沟通,效率过低,云商平台可以使信息传递更为高效、便捷。

事实上,站姐与“代拍”的角色存在重叠。“站姐做‘代拍’的初衷是维系一个站子,如果一个站子的公信力要做起来,应该是每一场活动都要覆盖到的。”一名站姐说,站姐自己也会跟行程,但是一年的活动没法完全保证跟到。“别人不到的时候我会帮别人家拍,我到不了的时候我也会从别人那里买。”成本虽然不低,但作为爱豆的大站子,重要的活动必须要出图。

另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功能,例如集成商、安装商,是否被认证过,能力等各方面是否被认可,这些问题都可以用平台来做集成管理。同时我们可以给合作伙伴很多的赋能,帮助提升他们的能力(包括提供更多的训练),都可以集成在一个大的综合平台中。

积累粉丝达到一定程度后,“代拍”也做起了自己的生意。在一些短视频App 上,有不少冠以“明星拍摄”之名产出视频的“代拍”账号,点进其个人页面的 “商品橱窗”发现,里面展示的日用品和小食品已售出上万件。

“代拍”的边界也因此模糊、扩大。能拿到媒体名额进入活动现场的黄牛、演唱会场地的工作人员、时尚杂志或品牌方的摄影人员等都可能成为“代拍”,他们手中丰富的图源是交易的资本。但这种操作不无风险,此前有摄影师将废片卖出,后遭到品牌方追责。

在渠道业务拓展方面,他们表示,正在渠道推广云商平台。公司与经销商是伙伴关系,并非只是把产品销售给经销商,更关心经销商花费多长时间把货卖出去、卖给谁、用户分别处于哪些行业、如何应用产品、对产品的感受等信息,这需要建立能够把公司、经销商以及更多的二级经销商联系起来的平台型管理工具。

我们都知道人的成长有一个时间周期, 从员工的成长以及我们业务的调整来说,需要大量的磨合,其中尤其是能力的提升。

售卖“pb”等明星周边的收益十分可观,据负责应援物资的站姐介绍,写真集一般会被包装成有情怀的故事,制作精良,售价两三百元的实际成本只有几十元,曾经有一个顶级流量明星图片博主靠售卖写真集盈利100多万元;50元一顶的帽子,成本在20元左右,如果超过1000顶,成本可降至两三元。

交易一般都在“小号”上进行:拍好的图发微博、朋友圈、“代拍”群,买主问价给预览,谈妥了传图。定价则依据被拍的人的知名程度,圈内称“糊”或“火”,同样也跟图片质量、数量有关,“机场10张左右的小包50元左右,上百张的大包大约300元”“竞演直传battle(被用于明星之间的较量)比较贵,绝美对视肯定比表情包贵,修好的图要另外加钱”。

在“代拍”群中,充斥的不只是“代拍”需求,还有“个位数秒敲机子,查明星高铁、航班”,“在线接修图,普修/精修、嘴严、任意风格”、增加微博粉丝、卖活动门票等相关业务。

“我是带着爱拍的,不算特别努力,除非跟机有时候回不了本,其他时候成本和赚的钱基本持平,努力的话肯定是赚的。” 赵珂说,一次“代拍”某头部明星参加的发布会, 全场无其他流量明星,刨去活动门票的成本,只卖他一人的图就能赚上几百元,更不要说流量明星多的活动了。

“dp”是“代拍”的拼音缩写,在微博搜索“dp/卖图”超话(指新浪微博上拥有共同兴趣的人集合而成的“超级话题”——记者注),就会发现大量的相关群体,“5D4小白兔+腾龙600,ax7004k+三脚架,专业‘代拍’手稳会调参数,WiFi加双卡直传一定助你battle成功”。不只在微博、微信,淘宝、闲鱼以及追星App上都能找到“代拍”的身影,这类生意已经渗透到各种嵌入支付方式的平台里。

努姆省长表示,此次向中国捐款数额虽然不多,但代表了巴新人民的心意,希望能帮助中国人民渡过难关。他完全相信,在习近平主席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取得抗击疫情最终胜利。

对于代拍而言,明星就是“行走的人民币”,流量越大,卖出的图片价格越高,而卖图仅仅是其产业链条中的一环,因“图”而生的利益雪球越滚越大,正在挑战“粉丝经济”的正常边界。

我们认为自己跟经销商是伙伴关系,并非把产品卖给经销商,放入经销商的仓库就完事了。所以我们需要能够把我们、经销商以及更多的二级经销商联系起来的平台型管理工具。

A:公司过去给大家的感受还是卖产品的味道更明显一些,从偏重于卖产品,切换到给用户做解决方案,在能力上有非常全面的要求。

另外一个方面,从2018年推进整个调整到现在,不能说我们内部架构调整对于短期收入业绩的完成没有影响。因为面临这么大规模的架构、职责和人员的调整,对员工的工作投入肯定是有影响的。 

这些业务都服务于这项因图而生的经济。比如,“代拍”一般通过购买机票通过安检,拍完照片后再进行退票操作,离开机场,这样“刷关”的前提是知道明星的交通班次,这通过购买“敲机子”(付费查询明星所乘航班——记者注)的服务即可查询。而增加粉丝量,买微博的转赞评,就能让爱豆的数据更“好看”,帮助明星宣传、打榜,提升其商业价值。

对于“代拍”而言,明星就是“行走的人民币”,流量越大,卖出的图片价格越高,而卖图仅仅是其产业链条中的一环,因“图”而生的利益雪球越滚越大,正在挑战“粉丝经济”的正常边界。

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当遇到偶像团体集体出现时,除了拍流量最高和买主指定的明星外,“代拍”往往还会多拍几个,“先拍着,红了之后再卖,价格翻倍”。如果遇到自己喜欢或是看起来有潜力的,有的“代拍”还会率先开起一个站子。在曝光出热度、提价值的逻辑里,“代拍”能够帮助那些尚未火起来的明星增加图片产出,间接参与到“培养明星”的事业里去。

那么剩下比较长的路,是我们从2016年起快速扩充的员工队伍,对于他们有一个从进入公司,接受公司的文化,到有业绩产出、与他人协同的过程。